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天神娛樂股東“內訌”:去年巨虧70億 市值縮水九成
  • 2019年08月20日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除業績困境外,天神娛樂股東還出現“內訌”。8月15日晚,天神娛樂一紙公告將部分中小股東與上市公司現有管理層的矛盾擺上了臺面。

今年A股頻繁爆雷,天神娛樂也因虧損嚴重受到市場關注。

如今,除業績困境外,天神娛樂股東還出現“內訌”。8月15日晚,天神娛樂一紙公告將部分中小股東與上市公司現有管理層的矛盾擺上了臺面。

對此,8月16日,天神娛樂董事、副總裁李春召開記者會回應稱,“股東內訌是很傷害投資人的,我們嘗試溝通,但是溝通未果。”

而在同日晚間,天神娛樂公告稱,董事長、總經理楊鍇因個人原因辭職。8月18日,天神娛樂大股東朱曄以及公司董事李春均通過官方公眾號致公開信,回應了這次股東內訌以及公司業績等問題。朱曄在公開信中直言:“我錯了。我選擇了通過外延式并購發展的路徑,而不是做好內生性發展,找到真正的壁壘和護城河。”

據不完全統計,2015~2017年,3年間天神娛樂共收購15家公司。但在快速擴張的同時,也悄悄埋下了隱患,由于近兩年,游戲和影視行業變動不斷,天神娛樂業績亦遭受了重創,公司股價也因此受挫。公開信息顯示,天神娛樂股價最高時一度超過120元(后復權),市值約為350億元,但截至8月19日收盤,天神娛樂市值為29.4億元,相比最高時縮水九成。

對于東朱曄,以及李春的回應,記者日前曾多次試圖聯系三位中小股東,但截至發稿,未能取得聯系。

董事回應“罷免”

朱曄在8月18日的最新公開信中說,“突如其來的黑文稿和種種謾罵,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世態炎涼。”對于外界的種種質疑,朱曄則回應稱:“天神娛樂上市以來,我有沒有高位減持過,有沒有通過減持股票獲利?為了公司的股價,我一次次增加鎖定期,你們心里沒數?‘中飽私囊’的罪名安在一個一股沒賣的董事長身上,多有意思。”

朱曄在公開信中還稱:“救天神只能靠向內求,所謂的‘外部資源’都是你們騙人的把戲。楊鍇團隊是你們推薦來的,你們承諾的資金活水呢?現在,又一次使出一樣的招數,還有別人愿意信!”

這封公開信,意味著天神娛樂管理層與中小股東的矛盾再次激化。此前,雙方已經通過公告和公開記者會博弈過一輪了。

8月15日晚間,天神娛樂公告稱,公司董事會當日收到三位股東發來的《關于提請大連天神娛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召開2019年第四次臨時股東大會的通知》。股東分別是NEWEST WISE LIMITED為新有限公司、頤和銀豐(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誠自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上述股東連續90日以上合計持有天神娛樂1.05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1.22%。

三位股東提出的議案直指公司董事楊鍇、石波濤、尹春芬、林樹勇、李春、沈學蓮,未盡到法定的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致使公司經營狀況持續惡化、公司治理混亂失控,出現巨額業績虧損。提案人向公司董事會提出召開2019年度第四次臨時股東大會,提議選舉公司第五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并提名劉玉萍、趙昭、田洪東、沈中華、李純、張哲為公司第五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

關于三位股東提名議案能否通過,還留待臨時股東大會最終投票。但從公告來看,這些中小股東想換掉的幾乎是天神娛樂所有董事和監事。那么,這三位股東為何要求“罷免”公司管理層?

“關于昨晚(8月15日晚)的公告,大家肯定比較感興趣,其實這樣的情況在A股有很多案例,但是沒想到會發生到我們身上,很殘酷,也很現實。”8月16日下午,在天神娛樂緊急召開的媒體說明會上,李春如是說。

李春表示:“從昨天(8月15日)晚上到今天早上,我們現有的管理團隊基本上一宿無眠,股東、債權人不斷地讓我們陳述理由,包括監管機構。”

對于此次罷免,李春總結了12個字:“蓄謀已久、拒絕溝通、來意不善”。他希望中小股東能夠理清天神娛樂的現狀以及化解天神娛樂風險的方式。而不是為了保證部分股東的利益,去傷害全體股東的利益,而且債權人的利益必須維護。

關于三位股東對現任管理層的質疑,李春在說明會現場反問道:“第一是罷免真實用意,個別小股東提議罷免董事會,是代表了全體股東的利益,還是僅體現了個別提名股東的利益?是想煽動散戶投資者的情緒,還是想來解決天神娛樂目前負債的難題?第二為何采用如此極端的方式?突然發出公告提出罷免董事,而管理層此前一無所知。原本可以在一張桌子上談話解決的問題,為什么一定要在家門口打起來?”

業績持續虧損

事實上,天神娛樂股東“內訌”具體原因尚未完全披露,但有分析認為,這和天神娛樂不斷虧損的業績有關。

天神娛樂發布的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因計提40.9億元商譽減值,凈利潤巨虧71.5億元,同比下降803.52%。而從天神娛樂近期財報可以看出,半年過去了,公司業績依然不容樂觀。根據天神娛樂公告,公司2019半年度業績預虧1.3億元~2.3億元,主要原因是原有游戲產品盈利能力不足,新游戲產品未如期上線,導致部分子公司經營業績未達到預期。

“2018年,我們諸多投資標的出現資產減值以及利潤急劇下滑,這基本是2018年公司利潤下降的核心原因。”李春說,天神娛樂主要的游戲和影視業務經歷了巨大行業波動,導致了現階段的諸多風險。

李春進一步解釋稱,一是游戲行業管控縮緊,主要是游戲版號審批相對嚴格;二是由于利用棋牌游戲賭博的行為遭到整頓,公司主動下架了德州撲克相關的游戲,導致收購標的——花科技和口袋科技經營業績受到影響;三是影視行業的問題。

李春坦言,不能說公司管理層沒有一點責任,“管理層肯定要承擔應承擔的責任,”他表示,目前天神娛樂有很大的債務困難,但是公司正在積極化解債務風險,“我們愿意挑最難的方式與債權人把風險化解,我們把該承擔的責任承擔起來。”李春也表示,公司沒有混亂,盡管出現虧損,但是子公司還在供給利潤,“馬上發半年報你們也會看到。”

李春在公開信中表示,“天神之禍,折射了上市公司治理、股東制衡、企業發展路徑等等諸多弊病,往好的方面看,經過這一番‘折騰’,讓我更加確信天神娛樂確有其核心價值,否則,有何可‘搶’?多個業內優秀的子公司以及影視行業領軍的投資標的,數億元經營性利潤的筑底,確實是天神娛樂自救的家底。”

面對“天神娛樂接下來的發展計劃和規劃”等問題,李春向記者回應稱:“此次發布會是我個人發起的,關于上市公司的發展規劃,我可能很難很全面地回答,而且涉及到信披。但是我相信現有的管理層、董事絕對不會讓天神繼續下滑。”

對于中小股東來說,最關心的是這次罷免事件的結果。對此,李春表示,會繼續和中小股東對話,堅持開放的態度。

債務問題待解

除業績欠佳,債務問題也是需要天神娛樂著力去解決的一大難題。

李春表示,天神目前尚有較大的債務困難,有息債務大概30多億元,包括金融類,公司債,還有并購基金導致的收回債務。

李春進一步表示,目前,天神娛樂一直在積極地化解債務風險,并且跟所有債權人都能夠友好溝通,來達成債務處置的方向。包括證監會也在積極溝通,一個市場化公司形成的債務,最好是通過市場方式來化解。

“有人會覺得破產重組肯定最容易,但是,我們愿意挑最難的方式來與債權人化解風險,把我們該承擔的責任承擔起來。”李春表示。

但要解決這個問題,顯然并不容易。有行業人士向記者分析稱,天神娛樂的債務問題,或許是此次導致股東“內訌”的一個主要原因。

記者注意到,今年6月24日,中證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證鵬元)發布天神娛樂的2019年度跟蹤評級報告,決定將天神娛樂主體長期信用等級下調為BB,評級展望維持為負面,同時將“17天神01”信用等級下調為BB。

上述評級報告表示,天神娛樂評級下調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逾期債務規模較大,有息債務大幅增加,短期流動性壓力劇增,2018年公司巨額虧損,未來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仍將大幅下降,公司涉及多起訴訟(仲裁)案件,部分子公司股權、銀行賬戶、證券賬戶被凍結,嚴重影響公司再融資能力,2018年公司資產規模大幅減少,資產仍以商譽、長期股權投資及應收款項為主,流動性差,公司無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管理層及在職員工人數變動較大。

彼時,天神娛樂表示,此次信用等級下調不會對公司償債能力產生負面影響,并給出4條應對措施包括改善主營業務的盈利能力,通過經營收益償還部分債務,擬通過出售部分資產籌措部分償債資金以及針對部分有轉股或債務重組意向的債權人,與專業機構及債權人探討債轉股及債務重組方案等。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重庆时时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