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醫藥>正文內容
  • 風口上的新藥研發:跨國藥企關閉甩賣 中資扎堆上市
  • 2017年09月20日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提要:外資藥企紛紛關閉或出售中國研發中心,人才流向中國CRO企業,加上政策支持及資本青睞,本土CRO不是上市就是走在上市的路上,掀起了一波小高潮。

外資藥企紛紛關閉或出售中國研發中心,人才流向中國CRO企業,加上政策支持及資本青睞,本土CRO不是上市就是走在上市的路上,掀起了一波小高潮。

近日,禮來、GSK等跨國藥企陸續宣布撤掉中國研發中心,阿斯利康也傳出將中國早期研究團隊賣給風險投資的消息。對此,業內人士分析,這將利好中國CRO(新藥研發合同服務機構)企業。記者了解,由于跨國藥企大幅裁員,其部分在華研究人員已經轉向康龍化成、藥明康德等本土CRO企業。

出于成本及風險考量,大型藥企往往將新藥研發工作外包,因此形成了CRO市場,CRO承擔了全球近1/3的新藥開發。為改變中國以仿制藥為主的現狀,中國政府提倡創新藥研發,資本市場也對CRO逐漸認可,2016年這一市場的風險投資規模達到15億美元。

在政策與資本推動下,康龍化成、藥明康德等企業扎堆上市,近期紛紛遞交了招股說明書。

康龍化成高級副總裁付健民向記者表示,CRO與一般的行業外包不同,對研發能力要求很高。“目前,人才與資金是CRO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其中人才關系到中國制藥企業未來研發的整體水平。”

外資關閉研發中心

在GSK 11月底前關閉位于上海張江的神經疾病研發中心消息傳出后,禮來也宣布關閉上海的中國研發中心。近日,業內又傳出阿斯利康欲將早期研究團隊賣給風險投資機構的消息。

近年來,跨國藥企陸續關閉了中國研發中心。如2015年,AbbVie公司關閉腎病研發中心;2016年9月,諾華解散中國生物研發部門;隨后羅氏也縮減了中國生物藥研發團隊。

對于禮來關閉上海張江的早期臨床研究實驗室,禮來中國總經理賀安德稱,未來在華研發活動重心將轉到通過本土協作推動早期臨床研究上。

羅蘭貝格合伙人金毅向記者表示,全球藥物研發的趨勢越來越從“內向型研發”向“外向型、協作研發”轉變,藥企在基礎和早期研究領域會更多地與外部機構協作進行,而不是完全內部完成。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中國CRO行業迎來了更多發展機會。

新藥研發具有“高風險、高投入、長周期”特點,以GSK剝離的神經疾病藥物為例,輝瑞、強生、羅氏等公司在阿爾茨海默征藥物研發投入巨大,但均遭遇困境。英國《衛報》援引數據顯示,2002-2012年期間,阿爾茨海默綜合征藥物研發的99.6%中止或失敗。

付健民向記者指出,近年來,新藥研發難度加大,推出新藥的平均時間延長,成功率不斷降低。上世紀70年代至今,單個新藥研發費用從1.79億美元增加到26億美元,但累積成功率從21.5%下降至15.5%。

為此,很多跨國企業都選擇了像禮來一樣的路徑,與CRO企業合作。據統計,CRO承擔了全球近1/3的新藥開發工作,在提高效率的同時,也為企業節省30%-50%成本。

不過,康龍化成首席科學家陽華向記者坦言,跨國藥企關閉中國研發中心,實際占其總研發比例較小,更多是以其本土或全球研發中心為主。但跨國藥企關閉中國研發中心,使得更多人才流向中國企業,這將利好中國企業研發,康龍化成也收到禮來等跨國藥企研發人員的求職信。

扎堆上市

相較于跨國藥企在華較小的研發占比,正在崛起的中國市場不容忽視,同時,在政府鼓勵新藥研發背景下,中國CRO企業將獲得更多市場份額。

中國作為全球醫藥市場中最大的新興市場,2016年市場規模位居全球第三,僅次于美國和歐盟五國,為1243億美元。受人口老齡化、慢性病發病率升高以及國家對醫藥研發政策支持等因素影響,中國醫藥(23.510, -0.21, -0.89%)市場在未來5年會持續快速增長,預計到2021年達到1782億美元。

以藥品一致性評價為例,國信證券(13.980, -0.24, -1.69%)預測,一致性評價對應的理論上限市場規模達1500億元,CRO企業可承接臨床前藥學評價和BE試驗中的數據檢測分析業務,業務需求將大大增加。

因此,CRO企業近來受到資本青睞。9月5日,為藥品及醫療器械企業提供研究開發、臨床試驗及注冊咨詢服務的奧泰康,在其成立11周年之際,引入賽富戰略投資2500萬,“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究計劃項目正式啟動。

與此同時,康龍化成、藥明康德等CRO企業也在近期發布招股說明書。康龍化成擬在深交所創業板公開發行不超過6563萬股,占發行后總股本比例不低于10%,募集15億元,資金將用于杭州灣生命科技產業園生物醫藥研發服務基地項目建設。

康龍化成招股說明書顯示,上述項目主要為大型藥企提供個性化定制實驗室,出于對信息保密的要求,很多大型制藥公司要求CRO服務商提供獨立的研發樓,開展相對獨立的運營,對實驗室的設置亦提出特殊需求,并可能直接參與CRO服務商的科研運營中。

從招股說明書披露的財務數據來看,2016年康龍化成經歷了一次盈利爆發點。2014年至2016年的利潤總額為2890萬元、8751萬元、2.15億元。這與最近幾年國內研發項目的大量涌現密不可分。

另一家國內CRO企業美迪西也在不久之前發布了招股說明書。與康龍化成類似的是,美迪西2016年也出現了利潤陡然增長,凈利潤從2014年的虧損303.17萬元增長到2016年的4291.73萬元。

藥明康德早在2007年就登陸了美股,2015年從美股退市,并將業務分成三部分,全資控股子公司合全藥業登陸新三板,旗下藥明生物登陸港股,藥明康德再申報A股IPO。在藥明康德招股書中,云峰基金、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旗下創業基金SCC Growth、泰康集團等大佬赫然在列。

資金人才掣肘

雖然資本對CRO行業青睞,但中國CRO企業的市場份額、規模并不大。

從康龍化成、藥明康德等招股書看,這些研發實力較強的CRO企業前五名客戶都以跨國藥企為主,國內制藥企業的研發投入不足,導致國內CRO企業多數規模小、技術水平低、競爭力薄弱。

記者根據公開信息梳理發現,全球銷售額排名靠前的藥物CRO公司主要有昆泰IMS、科文斯、愛康、PPD、Inventiv、查爾斯河實驗室等;國內知名藥物研發公司為康龍化成、藥明康德、凱萊英(60.990, 1.16, 1.94%)、泰格醫藥(28.740, 0.44, 1.55%)、博騰股份(14.430, -0.22, -1.50%)、博濟醫藥(25.380, 2.31, 10.01%)等。

目前僅有康龍化成、藥明康德、昆泰IMS、查爾斯河實驗室等少數企業具備藥物發現和藥物開發全產業鏈服務能力。其中,康龍化成和藥明康德具備大規模實驗室化學服務能力,業務發展模式由藥物發現階段延伸至藥物開發階段。

查爾斯河實驗室及昆泰IMS業務開始向藥物開發服務延伸,目前還不具備大規模實驗室化學服務能力;泰格醫藥和博濟醫藥專注于臨床期藥物開發服務;凱萊英和博騰股份業務專注于藥物開發階段的工藝研發及生產業務。

全球從事藥物研發服務公司眾多,市場較為分散。康龍化成招股書顯示,2015年全球前十名研發公司占31%左右市場份額(剔除藥物生產代工服務公司)。昆泰IMS占全球最大市場份額,約為8.55%。藥明康德和康龍化是中國最大的CRO服務商,分別占全球藥物發現CRO服務市場份額3.0%和1.7%。

付健民向記者指出,中國CRO企業發展較國外晚、市場份額較小,主要因為中國藥企以仿制藥為主。

在他看來,人才與資金是CRO企業發展的關鍵因素。CRO企業屬于高素質科研技術人才密集型行業。CRO企業與制藥企業、生物科技公司、科研院所在人才方面的競爭十分激烈。

實際上,有時候CRO的縱向整合,還會延伸到收購客戶方的研發部門,如此前Covance以5000萬美元收購了禮來的研發部門。

截至2017年3月,藥明康德研發人員9144名,占員工總人數76.92%;同期申報IPO的美迪西生物的研發人員占總員工76.78%。截至2017年5月,康龍化成科研人員總數占員工總數約83%。

付健民向記者稱,康龍化成正在利用公司全球服務平臺吸引境內外研發人才,建立完善全流程一體化CRMO服務,其中也包括對內部員工的培訓提升。“9月16日,康龍化成舉辦的有機合成與藥物化學研討會已經是第七屆,演講嘉賓包括美國斯坦福大學、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等多名教授,員工每年都會有很多學習心得。”

同時,CRO也是資金密集型企業。科研人員、大型設備、實驗場所、工藝研發所需廠房、環保設施等,均需大量資金投入,康龍化成2014年至2016年,每年營業成本中原材料比例分別為21.79%、23.86%和22.83%。

康龍化成在招股書中指出,資金是進入藥物研發服務公司的天然壁壘。藥物研發生產CRMO公司資金需求量大,但融資渠道受限,業務發展因此受限。



責任編輯:金芮芮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重庆时时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