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深閱讀>正文內容
  • 實控人增持不“達標” 金正大數十億預付款陷迷局
  • 2019年09月23日來源:新京報

提要:預付款“迷局”:預付數十億元無實物流轉,公司在自查,一邊是股價下行,一邊是金正大的業績不振。2016年至今,金正大的凈利潤逐年走低。

以106億元總市值位居復合肥行業第二的金正大正在經歷關鍵時刻:股價下行、年報被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從年報發布至今深交所多次下發問詢函……

公司股價持續走低,金正大實際控制人及公司管理層曾做出過努力。去年9月,金正大董事長兼總經理、實際控制人萬連步,公司管理層及核心員工計劃增持。其中,萬連步承諾的增持金額不低于2億元。然而,今年9月18日,萬連步因增持金額低于承諾數額而收到深交所下發的監管函。

萬連步的增持自救方案似乎也未解救財務漩渦中的金正大,截至9月20日收盤,在A股7家復合肥上市公司中,金正大股價最低,其動態市盈率高達815倍。不僅如此,金正大超40億元預付款的去向也被高度關注,目前公司仍在進行自查。

9月20日,新京報記者就萬連步的資金情況數次致電金正大董秘辦,電話均無人接聽。

拯救股價:實控人增持未“達標”,回購計劃尚未執行

在2015年5月底的牛市中迎來股價小高潮后,金正大股價開始呈現持續下跌趨勢。2018年9月10日,金正大的收盤價為5.84元/股(前復權),已不及2015年約16元/股(前復權)的零頭。

2018年9月11日,金正大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實際控制人萬連步,公司管理層及核心員工,以自有資金、自籌資金在公告日起的12個月內增持金正大股票。其中,萬連步承諾的增持金額不低于2億元,增持比例不超過金正大總股本的2%。

然而,此次增持并未完成。金正大今年9月16日發布的公告顯示,2018年9月11日至2019年9月10日增持期間,萬連步、管理層及核心員工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累計增持股份金額1.94億元,合計增持股份2970.44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0.904%。其中,萬連步共計增持1.39億元,未達到承諾的增持金額不低于2億元。

對于未完成增持的原因,公告也進行了披露:自增持計劃實施以來,由于定期報告窗口期等導致的交易敏感期較多,導致增持有效期縮短,加之今年以來國內市場環境和經濟政策發生較大變化,整體市場資金收緊等影響,增持計劃的實施遇到困難,增持金額未能達到增持計劃的金額下限。

由于萬連步未完成增持承諾,9月18日,深交所下發了監管函。萬連步的增持均價為7.07元/股,而截至9月20日收盤,金正大的收盤價為3.24元/股,相比增持均價低了五成多。也就是說,在增持未完成的情況下,萬連步增持的股票已縮水近7000萬元。

此外,臨沂金正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臨沂金正大”)和萬連步所持有的金正大股份高比例質押。截至2019年上半年,臨沂金正大的質押比例為98%,萬連步的質押比例為82%。股價下行狀態下,質押比例過高,存在引發爆倉的可能性。

截至9月2日,臨沂金正大所持部分股份因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違約被動減持3283.55萬股,占總股本的0.9992%,但臨沂金正大被動減持計劃尚未實施完畢。

為提振股價,金正大也打出了一套“組合拳”。除實控人增持外,今年1月31日,金正大拋出回購方案,計劃使用自有資金以集中競價交易的方式回購公司股份,資金總額在8億至15億元之間,回購價格不超過9.88元/股(含9.88元/股),回購期限截至2020年2月18日。截至今年8月17日,公司尚未開始回購股份。

大股東變化:機構股東扎堆,雅戈爾(6.490, 0.00, 0.00%)再次減持

在資本市場,金正大頗受機構青睞。截至9月22日,有59家基金持倉金正大,占總股本的6.11%;有63家機構持股,所持股份占總股本的48.53%。在公司前十大股東名單中,除去臨沂金正大和萬連步直接持股外,其余八名股東均為機構持股。不過,在金正大股價不斷下行的趨勢下,機構壓力也逐步增大。前十大股東中,第三大股東雅戈爾投資有限公司與不停進出十大股東的汕頭匯晟投資有限公司尤其引人關注。

近年來在投資領域頻頻有大動作的雅戈爾,2012年4月成為了金正大的第三大股東。雅戈爾當時公告,全資子公司雅戈爾投資有限公司以現金出資8.3億元,以11.06元/股的價格協議購買德國投資和發展(DEG)持有的金正大股票7500萬股,占金正大總股本的10.71%。

根據2012年-2018年年報統計,雅戈爾通過出售其所持有的金正大股份,對利潤的影響總額為4.37億元。2019年上半年,雅戈爾再次大比例減持金正大股份2375.89萬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7.65%,所得收益為1.02億元。持股超七年,雅戈爾通過出售股權的方式共計在金正大身上收回5.39億元,較收購價仍有2.91億元差距。目前,雅戈爾仍持有金正大3.37%的股權。

與雅戈爾穩坐金正大第三大股東之位不同,汕頭匯晟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汕頭匯晟”)不停進出金正大十大股東之位。據企查查信息顯示,汕頭匯晟曾出現在金正大2017年半年報及2018年三季報的前十大股東之中。汕頭匯晟由自然人孫少鵬和陳燕麗直接持股,持股比例分別為56%和44%,法定代表人為徐明。

汕頭匯晟此前陷入與另一家上市公司全新好(8.070, 0.00, 0.00%)前實際控制人練衛飛的債權糾紛中。

接近二級市場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頻繁進出上市公司十大股東,如果不是清倉式減持,則是通過正常交易賺取差價,如果是清倉式進出,則容易引起內幕交易的猜疑。

預付款“迷局”:預付數十億元無實物流轉,公司在自查,一邊是股價下行,一邊是金正大的業績不振。2016年至今,金正大的凈利潤逐年走低。

2018年金正大實現營業收入154.82億元,同比減少21.9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21億元,同比減少41.10%,扣非凈利潤為3.62億元,同比減少45.09%,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5.38億元,同比減少203.18%。截至2018年末,金正大的應收賬款為5.67億元,增幅為1.17%。

2018年年報披露之后,金正大又陷財務漩渦,大信會計師事務所為金正大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一時震驚資本市場。

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顯示,報告期內,金正大以預付購貨款的名義,與關聯方諾貝豐(中國)農業有限公司發生大額資金往來。截至2018年12月31日,預付款項余額為37.14億元,截至審計報告日尚未收到貨物,也未收回款項。金正大還與日照昊農貿易有限公司、臨沂綠力商貿有限公司等單位發生較大金額資金往來,并通過預付款項核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預付該等單位款項余額6.08億元,該等預付款項多數并無實際貨物采購入庫。

對于上述情況,深交所連下兩份問詢函,問詢巨額預付賬款去向問題。金正大回復表示,2018年5月,金正大、諾貝豐與臨沂金正大、萬連步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根據協議,2018-2019年度,諾貝豐需向公司供應40億元貨物,2018年度完成供貨金額3.17億元,2019年已完成供貨金額7.96億元,截至目前累計完成供貨金額11.13億元。由于公司在資金支付進度管控方面未嚴格按照協議執行,導致資金支付進度超過貨物采購進度,2018年末預付款項余額較大。上述預付款項被認定為經營性資金往來,屬于經營性資金占用。

2019年半年報顯示,金正大的營收和凈利潤再度雙雙下降,實現營業收入76.77億元,同比下降43.5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29億元,同比減少48.76%,扣非凈利潤為4.02億元,同比下降50.42%,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5.32億元,同比減少47.86%。

半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諾貝豐累計完成供貨13.69億元,金正大對諾貝豐的預付款項余額已降至25.92億元。對于以前年度無實物流轉的貿易性收入,金正大仍在進行自查。報告期末,金正大預付款項余額為66.50億元,較期初增加14.23億元。

半年報披露后,深交所于9月16日再次發函問詢,要求金正大說明,公司實際控制人為諾貝豐供貨提供保證的原因,實際控制人和諾貝豐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或利益往來,并結合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資金狀況,說明其是否具備相應的履約能力,并說明是否存在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變相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

9月20日,新京報記者就萬連步資金情況、預付款事項等,數次致電金正大董秘辦,電話均無人接聽。




責任編輯:周錦秀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重庆时时是真吗